秋風探雨霧看云山的優美散文

散文隨筆 時間:2019-06-09 我要投稿
【www.540488.tw - 散文隨筆】

  一江秋水蕩山影,滿葉紅緋飄思雨,非是紅衣坐夢悴,已是久別鄉音,思得山夢空月醉。我喜歡游山、觀山,去過不少有山的地方,也去過不少與山有關的寺;凡是有山的地方與寺相關的山,我總愛用舊照片收藏起來,再用幾個粗筆不太文雅的詩句與字畫,把它們標注起來,生怕它們忘記了我,也生怕我在年歲時光里走掉它們。

  可見,我鐘愛大山愛得如此癡醉,我總是借把月亮說成是山頭上的白花,有時也愛把山說成是偉岸挺拔開花的月亮樹,也有時總拿他鄉的山與童時屋后的山作對子,要寫上幾個不同的山字來。說起對山的印象,有人說天下的山都是一樣的,天下的河也只是多了幾道彎,天下的雪飄也只是多了人的雪,天下的酒也是醉了一樣漢。山有什么看頭,山有什么眷戀,山的腳步重量還沒有走夠嗎?可我要說,我是一個山娃,一個與山與山的寺一樣,暢想著大山的步子縮短,暢想看山外的云彩秀寬,就不能不說,大山里裝的夢與大山裝的純樸厚音了。

  前不久,有機會探望久別的大山老家,一條寬暢的山道,雖多了崎嶇的十八彎,可那朵朵爬高的云彩與我一起秋千起一山的紅裝,結成燈籠的柿子,站在山腰,如一個個老漢抽著旱煙,煙袋里鼓鼓,說著大山的土話;偶兒,有紅楓葉飄過,如一個個彩翅的蝴蝶,在走訪山里不多的人家,然后驚鴻起一片不速來云;剎時間,山霧朦朦,讓我想起古人說起“除卻巫山不是云”的佳句。我可又恍然大悟,這里的山雖不是巫山,但這片云絕非不能不說是巫山的云了,這云來得忽隱忽現,仿佛是一個禪道高深的山,在與你進行了一次寺音聽佛;也仿佛是大山探望大山外的云的一次約會,它們預約的日程,恰好讓我遇上,看到了大山西溪上,紫云朵朵;如若,你是佛家弟子,會感嘆是佛祖坐著五朵彩云,來采摘這山上的靈草;也許是佛祖來山頂上那座寺廟,進行一次講學吧!

  進山不久,就到了九龍廟,說起這九龍廟,倒有一個傳說,據說這大山里住著一個荷花仙子,她美如皎月,純樸善良,時常向龍王九子說情,幫大山的人借雨,也時常給山里人送仙草治病?墒,山里有一個黑風怪,道法高深,每年的八月十五要出來布黑云,讓山里的人送一個童子給它喂食,山里人怕極了,每到八月十五那日,就閉門不敢外出,外出的家里人不敢回來;荷花仙子看到眼里痛在心里,于是在八月十五那日,請九龍王子來一起助她除妖,那個晚上,黑風怪與荷花仙子、九龍王子惡戰一天一夜。黑風怪死了,倒在地上變成黑風石,荷花仙子與九龍王,分別變成了荷花池與九龍灣,現在人們把荷花池叫成了三潭。

  過了九龍廟,有一個三戶人家的三道灣,一戶住著一道溪河,河水不深,可匯集之處的水,清澈如鏡,水涼而不寒,到河里踩踩大青白石與個頭大小恫異的石頭,你會感到這不是海岸線的沙海,可會感到是站在半云半霧里,走到了天上的星河;尤其是那雪白的河石,大的如云朵,云朵上又有天池,池水深的有一人深,淺的有沒足之淺,外形有圓規畫的圓,也有花辨形的開口笑;如若抬頭看,會看到一簾簾飛濺的水花,從一個個臺石上正開滿了一樹的梨花;也會幻覺到是一個桃花島上,正在浪漫開花的花簾;這三戶人家,分別是三個姓,他們平時以河為鄰,農忙時相互換工,農閑時相互客請,雖不是同姓,但親如一家。

  三道灣再往上走,就到五朵山頂了,如若不是眼好,很難分辨出來,那草叢里露白的是花或是羊了。我在碎步前行時,遇到一個八十有余的老者,在霧雨過后,那片初睛的河道坡上,正彎著身子趕著羊,半坡上走路,比我這個年輕他好許的人走得巴實,胡須已經白到煙袋管上了,但身輕可以說如云了。我上前攀談,現在山里路修得好了,電也通上了,孩子可以到山下坐車上學了,說起幸福來,活了幾代人,還是現在日子好,我聽完,想起自己小時,背著比自己大的行李,一路在山梁上爬行,而為之幸福得潸然淚下。

  這次回山,我的心如大山那條純厚的山道,聽了一山的音,醉了一山的云,靜了一山的心,大山的胸懷寬厚得如我夢幻的思念感懷,山的夢如云上的飄逸;九龍王與荷花仙子的神奇傳說,讓我相信,一切黑風吞噬的山石,一切吞噬生命的聲音,一切恐脅的暴力,最終以一個黑石頭為墓碑,躺在一個黑色的匣子里,讓荒草去記載它的年歲。

  少時多夢云看醉,老時頓思鄉音碎,愁雨影衣望江淚,一水東流數枕歲,莫道今宵無酒醉,心事飄絮對月杯,割舍不去云山歲,只管袖字語句寫成緋。今宵,且把秋風去探雨,看云山霧雨,笑黑石已沉落寫成泥。少時,發呆的那朵云,如我割舍不去的往事思絮,沒有字句的標點符號,在五線曲譜上悠揚彈唱,我酷愛大山,愛那里的一草一夢,一水一音,一禪一語。

玩江西十一选五输了很多